你的位置:主页 > 女性孕育 >

青木瓜之味:越南与法国的性暗示

2020-06-25 | 人围观

  日本人选了半天,最后还是挑了陈英雄。

  挑剔的村上春树,要用《挪威的森林》电影版为这部亚洲小资经典证明,他看重了陈英雄的细腻委婉和西化的步调。

  法裔越南籍,让陈英雄的创作中布满了东西方冲突的清影,然而他最突出的却是小津和侯孝贤的寻常叙事,有些诗情,简单随性。

  《青木瓜之味》给人最突出的感受,就是与自然动物界的亲密以及镜头语言的专注,他在看似冗长的平铺直叙中,用不经意的小动作勾勒人物的内心。那个被唤作梅的女孩,有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她的话不多,却时常有丰富的表情。小演员的表现,要比他老婆(饰演成年梅的女演员)更加富有灵气。在静默压抑的深宅大院,陈英雄用自然光勾兑长镜头,没有张艺谋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中的浓艳光彩,而是以绿色的木瓜,丰满的叶,乳白的汁水与颗粒,褐色的蚂蚁,营造了小镇的舒缓气质。因为祖父的离世,祖母天天吃斋念佛,暗恋她的唐先生,跟梅搭讪,讲述他们之间的爱情,老人家的眼光中不再有占有,只剩下期盼,见一面,聊聊天,哪怕相顾无言,也胜过隔岸。

  少爷的第一次出走,失掉了心爱的女儿逃,这让少奶肝肠寸断。当她第一次看到梅的时候,颇有些亲切感,正是这种思念爱女的情感转移,最终让她给梅陪了嫁妆首饰和那颗疼惜的心。少爷也因为爱女的丧失终日纠结,终于再次离家出走。剩下的两个男孩,一个厌恶读书只喜欢看蚂蚁打仗,他会教育弟弟该怎样规矩地吃饭,哪怕菜很咸,这个兄长还会在阁楼偷偷望见祖母和母亲追索亡灵忆及周遭的侧脸,暗自神伤,他会很窝心地用暖暖的小手抚摸母亲冰冷的脚掌。

  至于弟弟,则有些搞笑的成分,他选中了梅作为欺负的对象,故意碰到水桶,弄脏毛巾,还把壁虎丢在坛子里骇她,最有意思的是他对著妹妹往坛子里尿尿的桥段,可以说在一片死气沉沉的家里,这对小冤家的碰面非常有喜感,带来灵动的气息。

  梅在白色的瓷盆中洗脸,一捧水流淌下来,轻柔地润湿了面、颈和肩,水珠在弹性滑腻的肌肤中荡漾著青春的气息。让人想起了青木瓜的意象,想必那个弹钢琴的男子也是因为偶然目睹了她的这些情致,而逐渐对这个女仆产生了爱恋。那个婚前弄乱他头发的open未婚妻,终于还是在暴怒与绝望中,卸下了千钧的婚戒,她看到了未婚夫对女仆的画像,了解到他内心的趋向,只能在怅惘中离场。

  主人教她识字,她用稚嫩的笔触描绘青木瓜的滋味,她细致入微地打点一切,也慢慢地完成了一个女人的成人礼,影片在她幸福的怀孕时戛然而止。

  片中,梅身着新衣,涂抹口红的桥段,拍的尤为细腻,这似乎也透露著陈英雄对爱妻的切切心意。

标签: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