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主页 > 女性孕育 >

他身披法衣却进出青楼,于浊世中当革命先驱,

2020-04-17 | 人围观

  他身披法衣却进出青楼,于浊世中当革命先驱,却于34岁吃逝世自己

  他是众人眼里的的情僧、诗僧、画僧、革命僧。

  三度剃收回家,法衣披身倒是青楼常客。

  留恋青楼,却不与女子鸳鸯颠眠。

  他多情、无情,却蜜意。

  西装革履却念佛诵经,青灯古佛却不离酒肉。

  他诗画双绝,是黄宾虹嘴里的“仅凭几十幅,就抵得过我一生的画。”

  知晓英、日、法、梵文,于众人留下一笔丰富的文明遗产。翻译《拜伦诗选》、《悲凉世界》、《汉英辞典》和《梵文典》。

  他是陈独秀眼里车载斗量的雪白之人。

  也是鲁迅地下供认的一个特别的怪冤家。

  他生于世家,善于市井商人。

  他是平易近国神怪苏曼殊。

  他身披法衣却进出青楼,于浊世中当革命先驱,却于34岁吃逝世自己

  他身披法衣却进出青楼,于浊世中当革命先驱,却于34岁吃逝世自己

  他身披法衣却进出青楼,于浊世中当革命先驱,却于34岁吃逝世自己

  苏曼殊作品

  一百多年前的日本横滨,有一个叫三郎的孩子出身了,后取名苏曼殊。

  他的父亲苏杰生是在日本经商的中国广州人,家族世代巨商,朱门贵宅。

  苏杰生在广州老家,有一妻两妾。日本经商时,又娶了日本女子河合仙为妾。河合仙的mm河合若子来姐姐家做仆,被苏杰生偶然看到胸口有颗红痣。认定是相书里所说的“女子身有红痣,必生贵子”。

  苏杰生与河合若子暗结珠胎,私生下苏曼殊。不久若子离开,孩子交由姐姐河合仙照顾。苏家怕影响家族声誉,对外宣称是河合仙所生。

  他身披法衣却进出青楼,于浊世中当革命先驱,却于34岁吃逝世自己

  苏曼殊六岁时,同河合仙从日本回到广州寓居。因没法忍受家族眼里对“西洋女人”的轻视,何合仙前去日本,留下了苏曼殊。

标签:

相关内容推荐:

Top